如何收藏海南黄花梨家具
发布时间:2020-02-08 08:06

  如何收藏海南黄花梨家具明清时期的海黄老家具,本身存世量已是很少。中国对明清家具研究最权威者王世襄老先生,其在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书中所罗列、分析的家具,是以苏作(苏州制作)为对象的。确实,历史上虽有苏作、京作、广作等流派,但由于受江南浓厚文化底蕴的浸淫、熏染,苏作家具无疑是明式家具最具代表、最有品位者。如果现在还要收藏这类家具,那么无异于寻找凤毛麟角,它仅能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或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展厅看见。

  芮谦所著《故宫收藏131件黄花梨家具》中,我们仍无法确定其是否全部为海黄制作,并不排除有越黄(越南花梨)甚至用草花梨(指缅甸老挝等国花梨)的产品。王世老前些年以象征性的50万美元,卖给上海博物馆的70余件海黄老家具,◇•■★▼是他一辈子才积攒的。2006年9月21日,旅居海外的曾佑和女士把丈夫(第一本花梨家具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的作者艾克)收藏的7件花梨家具捐给了北京恭王府。

  此外,还有一部分早在解放前就流到了美国、欧洲等地,比如美国加州还有一个纳尔逊博物馆,就专门收藏这类家具。有的则被港澳台爱好人士所珍藏。比如台湾学者洪光明所著《黄花梨家具之美》,总共介绍了47件被私人所藏的家具(有些明显有越黄痕迹,比如第38页所列的圈椅)。因此,在国内仅有屈指可数的部分,也是在藏家手中。

  广作的明清海黄老家具,还是有一定数量,且性价比相对高。海南岛(八十年代前是广东省的一个地区)目前还能看到一些踪迹:一部分是在海口市的一些商业广场和古玩城,一部分则仍在海南一些县市的商人和老百姓家里。品种有八仙桌(包括六仙桌、四仙桌)、圈椅、太师椅、官帽椅、小姐闺房椅、书桌、香台、案几等。

  这里特别要介绍两种民间家具,它们很能体现海南民俗特色,那就是四出头小箱柜,俗称米柜、钱柜。据海南黄花梨研究专家张志扬考证,它通常是家里存放贵重物品的箱柜,不可能为锁住百把斤米谷,而耗时耗工地选用昂贵、稀缺的花梨来制作如此复杂、拙朴的家具。还有一种是休闲躺椅,它是“文革”时由广东、上海、福建来的知青传入。它们虽然不在明式家具范畴,但仍有收藏、使用价值。比如米柜经整修后,可改作床头柜、灯台、盆景台等。躺椅则随时可用,在北京被当做上层休闲人士奢侈的时尚用品。尤其是其中品质好的,更有收藏价值。

  笔者在海口市海黄制作名家冯云天的作坊,看到一张正在整修的躺椅,当即收藏。当修整、打磨(交代不要烫蜡,一烫蜡,辛香味就大减。遗憾的是市场上绝大多数海黄家具都上过蜡,为的是追求色泽更艳、纹理更显)后,通体是紫油梨一木制作,鬼脸相接,紫光幽幽,暗香浮动。夜晚一躺上去,便在幽香中安然入睡。其制作水平极高,把色泽、纹理相同的整合一起,有序排开,造型端庄,结构精巧,线条流畅,透出卓尔不凡的气质。这令人无限感念:即使在纷乱的文革年代,仍有这种高超的技艺和精益求精的理想者。这样的躺椅,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,和明式家具摆放一处,其典雅之气不遑多让。

  广作家具的特点是,充分展现海南地理优势,即用料大方、形体略粗,当然较之苏作,略逊飘逸和灵动。对这些遗存的老家具,大致也可分为两种。一是海南当地工匠所做,▼▼▽●▽●相对粗俗。这类东西,很多已被拆解作原料了。还有一种则相当文气,不逊于大陆的工艺。这是由于:海南岛原先大部分民众由福建移民过去,这些人不乏有能工巧匠者,如琼山县的雕刻相当精细,有莆仙木工的明显痕迹。还有崖城府(今属三亚市)、琼州府(今属海口市)等地,文化昌盛,许多从大陆返乡的富贵人家,带来了工匠、工艺,他们所使用的家具,也是沿用典型的大陆明清款式。

  还有一部分是本岛官吏、商贾、地主,从大陆购买广式、苏式家具。比如笔者曾珍藏过的两张八仙桌,一是约清代中期的雕花大贡桌:8×8cm支腿脚刻回纹,雕花细腻(寓有花开富贵、诗书传家、五谷丰登之意)、罗锅枨起阳线。该桌整张用一棵紫油梨制作,既高且大,展现了大清国强盛时期的霸气和厚重,又有神前贡桌的庄严、吉祥。二是约清中期仿明式地网格桌:束腰、冰盘沿、罗锅枨、内翻马蹄,也是整张一棵黄红油梨制作,做工简洁,透出一股明代文人的书卷气。●而另一款圈椅,靠背及扶手形状略为逼仄,不及苏作舒展。这大概就是抄袭不到家的缘故吧。

  谈了历史价值,还有两点可一并介绍。一是可否确切断代?而是有否新作顶旧?老家具不像字画,上面题有年代,绝大部分未留制作时间;也不像瓷器,可以通过窑址发掘,刮取一些原料下来,▲●作碳十四分析(前两年外国有一个买家买下一幅疑似达·芬奇的画作,经科学测定其纸质、涂料,就分析出较具体年代,最后认定是达·芬奇工作室的作品)。另外,家具的制作工艺,尤其是常见品种的基本形式,往往延续数百年而无大变化。比如明式家具中的交椅、扶手椅、灯挂椅,肯定是宋代就有了定型。

  新作顶旧更不合算。大凡文物,都有故意做旧,以假乱真。唯独海黄老家具,没人愿意做旧。这是因为“面粉更比面包贵”。当今能用做家具的海黄老料,动辄每斤数千元,假如用如此贵的老料去仿造旧款,以变成文物,那更不合算。比如上面介绍的那两款八仙桌,加入用一棵老料新作,价位起码要比现价翻倍。何况当今这种老料已非常难寻,即使寻得,要么人家不卖,要么天价。因此,只有老料新作,即把一些民间旧家具拆解成料,而无新作顶旧,以冒充文物。

  《剑桥插图中国史》对明式家具,有一句话:“其典雅,至今未有超越者。”这是一句恰如其分的评价。明清家具的永续魅力,就在于此。早在明代,就有沈津在为《长物志》作序中说:“几榻有度,器具有式,位置有定,贵在精而便,简而裁,巧而自然也。”以江南地区文人参与设计、制作的明式家具,蕴含了明代文人追求典雅、精致的审美格调。这种格调就是:造型简炼、线条流畅、科学严谨、做工精细、装饰手法多样,更兼材质优美、天下无与伦比。

  明式海黄家具的格调,与景德镇瓷器、景泰蓝,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水浒》等章回小说,汤显祖的《邯郸梦》、《牡丹亭》,文徵明、董其昌、沈周等的文人画,徐渭、王铎的书法,以及蜿蜒曲折、风荷婷举的园林建筑,共同构成了一幅大明文化的绵延画卷,从中透析出经久不息的书卷气息。

  目前中国能制作仿明清黄花梨家具的地方,大致有海南海口、◇▲=○▼=△▲福建仙游、广东台山、北京。按理说,古代人能做的,现代人更能做得。但为什么就像人家老外说的“其典雅,至今未有超越者”呢?关键在于,当今浮躁、作假、不讲诚信,而古代人是文化浸泡其间,心态沉静、严谨把关。

  现代人制作的手段是现代化,这是古人无法比的。比如电脑制图,▪️•★•☆■▲可以做到很精准,也可以百分百复制明式款式;现代的刨刀、锯子等工具也是古人无法比的,古代仅能用青鱼鳔,起辅助榫卯加固,现代胶水则先进很多;古代仅能用挫草打磨,再怎么打磨,也磨不出现代用几千号砂纸打出来的像玻璃一样的光面……但现在的厂家,是一些文化不高的民工作为设计制作的主体,老板就是有些研究,也没多大时间亲身参与。古人精益求精,特别是给宫廷打造、给达官贵人设计的,就更加严谨了。现在厂商追求的就一个“钱”字。△▪️▲□△这样的世风,怎么打造与古人比肩媲美的艺术精品呢?

  对于爱好者、购买者来说,一万人里头又能够找到几个真正懂得并辨伪赏真的高人呢?故而伪劣就有市场。不过,笔者还是发现了有个别厂家的精良制作。比如在中国第一个黄花梨协会——海口黄花梨协会中,就有几位探索、追求复古创新精神的能工良匠。笔者在海口黄花梨协会成立现场,就看到一对由紫色油梨带生动纹理老料制作的圈椅,不拼不补,连坐板也是独板,美轮美奂,它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对圈椅。其形制、尺寸,严格按故宫和上海博物馆里的圈椅设定,而磨光就不用说了;加上材质,也是古人无法抗衡的。

  据笔者观摩分析,明代用的海黄,大部分是在海南东部所采,材质偏疏松、颜色基本黄色,甚至泛白。由于是大料,纹理大抵直顺,故而凡遇有疖节者即俗称“鬼脸”,即惊叹之为“最为生动可爱”,并当作是海黄的典型特征。其实不然,真正体现海黄美的,不在东部,不是黄梨,而在中西部,而是紫、红等油梨。

  由于油梨多长在不易开采的山岭地带,且材料大多曲折、细小,所以古代基本罕用。故而我们很难在介绍海黄古家具中看到其倩影。假如有一些,也被作者称之为各种美名。如“风起云涌”、▲●…△“同心圆”、“变化莫测”了。(如洪光明《黄花梨家具之美》P70的镜箱面板,王世襄《明式家具研究》P155的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正面屏风,芮谦《故宫收藏131件黄花梨家具》的封面上四出头圈椅的靠背板)。而这些图案,在西部油梨中比比皆是,比其美丽者多乎哉!现在板料基本绝缺,树头、树根的油梨老料被用于家具制作。但这反而成就了超越明清海黄家具的旷世之美。上海博物馆珍藏的一张交椅,被拍成画册的封面使用。笔者在现场看到,通体是黄梨直纹,连弯曲的扶手也是,体现不出油梨所具备的诡异之美。

  这种仿明式新作精品,在市场上凤毛麟角,可遇不可求。即使价位再高,也被有识者早在制作前得知消息订走。要想拥有一套,那要看机缘。▲★-●

  最重要的是拼补多少。黄花梨(学名降香黄檀)也是“十檀九空”,越老者越空,加上存世料已基本见底,所以不拼不补者实属难得。“不补非海黄”此之谓也。笔者所收藏的一张清中期以前明式老八仙,面板三拼(全国最大者二拼),直开料,整张一木所作,虽历百余年以上,□▼◁▼仍无受损,这种品相几乎登顶。现在有的地方有些厂家,一堆椅子起码用二百片新料干料拼接,还有许多虫眼、白皮作色、凹点粉补。这类“百衲衣”价格再低,也不能买。说不定过了几年,一散架,变成了一堆杂碎料。广东某地专门做这类东西,一套圈椅价格仅十万元以下。时时彩我也在市场和买家那里屡屡看到其踪迹。

  材质。大致而言,东部料远逊西部料,新料、干料远逊老料、沤山料(即砍伐后放在山中待其白皮腐蚀),黄花梨远逊油梨。

  颜色。东部料基本为黄色的。中西部油梨则分好几种颜色,如紫、红、褐、黑以及这些颜色的混杂色。以紫色最为贵气,最受钟爱。“紫禁城”、“紫气东来”、“红得发紫”嘛!

  纯度。现在几乎很难奢求“一木一器”了。再考究,也是选用同一产地、颜色接近的。越纯品相就越高。☆△◆▲■比如通体用黄花梨制作一张画案,◆◁•要比用更名贵、但多色泽的油梨拼接,就更有价值。

购买咨询电话
400-123-566567